40岁频频遭高利贷逼债,偶遇高人指点却大赚2000万,他总让人如此意外!

摘要: 特意去附近的娘娘庙抽签,结果是下下签

10-11 00:51 首页 硕士博士圈

原本有个文学梦,一不小心下海开了饭店,结果一下赔了50万,无路可走时卖起了水饺,却意外开出500多家门店,一年卖出6亿只水饺,他就是大娘水饺的创始人吴国强。



1953年12月,吴国强出生于长江下游的丹阳。丹阳是个千年古都,齐高帝、梁武帝就是生于斯长于斯,相传孙权也是丹阳人。


受此熏陶,吴国强从6岁就迷上《三国演义》,此后,《红楼梦》、《三个火枪手》、《雾都孤儿》一路看下去,“饭可以不吃,小说不能不看!”光看还不过瘾,上初中以后,他更是尝试自己写小说。


不过很快,小说梦被文革击得粉碎,吴国强最后只能去常州一家工厂做统计员。一耽误就是11年,直到1977年恢复高考,吴国强这才重新燃起文学梦。1978年,25岁的吴国强考上了青海师专,成为文革后的第一批大学生。


不过,他对啃书本兴趣并不大,而是一门心思搞文学创作。你知道的,那几年的大学生大都上过山下过乡,挨过批斗,经历一个比一个丰富。


于是,吴国强就挨个找同学聊天,发掘素材。别说,他还真有几把刷子,两年下来,就在青海省内外的刊物上发表了16篇小说,成为师专的风云人物。7年后的1985年,吴国强正是凭着那16篇小说,直接去了常州日报社做记者。


然而,一旦兴趣变成了专业,可就没了乐趣。一无高人指点,二无贵人相助,吴国强爬了半天格子到头来只能赚点零花钱,此时的他更多的是为老人的医疗费、小孩的学杂费而发愁,久而久之,写小说成了一个负担。


尤其是7年以后,月薪还23块,吴国强再也熬不下去了。所以当1992年春天,邓公南巡讲话之后,他义无反顾选择了辞职。


不过,辞职做什么,吴国强并没有什么主意。听说倒腾钢材赚钱,他就去买钢材,后又听说水泥来钱快,他马上就去倒腾水泥。一个搞文学的,哪会什么做生意?所以,东一头西一头折腾了大半年,基本白忙乎。


直到1992年10月,吴国强找到做摩托车的贴牌生意,这才尝到点甜头,“贴牌一个赚100块,”那半年,吴国强赚了5万块。可惜,刚找到点感觉,国家就开始严抓贴牌,吴国强的发财路就此了结。


这个时候,常州城里一个亲戚的果品公司搞不下去,吴国强盘了下来,并改造成小饭馆,“做小本生意总不会赔吧。”


没有想到,命运的齿轮又一次开始逆转。1993年7月,由于物价上涨过快,“通货膨胀率最高达到24%,”国家下决心实行宏观调控。一调控不要紧,吴国强的小饭馆生意立马下来,最差的时候中午连一单客人都没有。


 他寻思宏观调控总会过去,于是死扛,没有想到国家一调控就是3年,最后逼得没有办法,只好找周围朋友借了20万的高利贷,“2分利。”这下,彻底走入了死胡同,仅仅一年半,高利贷就滚到50万。


不过,放高利贷的可不管你困难不困难,经常半夜三更就堵在吴国强家门口,“赶紧还钱,否则当心你的胳膊。”


吴国强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当时满脑子都在想怎么把这50万的窟窿堵上。”


但是,谈何容易?说时迟,那时快,一位贵人出现了,这人就是吴国强的大学同学,常州商业大厦的总经理,“大厦旁边有一个廊檐,宽2.8米,深10米,一共40平方米,可以拿去免费使用,赚了钱再给租金。”


吴国强立马抓住了那根救命的稻草,并央求妹妹再借5万块钱,“做最后一搏”。要知道,商业大厦所在的延陵西路是常州著名的商业步行街,“之前饭店没开好,就是因为选址没选好。”


产业经济学高级课程班(符合条件可申请博士学位)


但是店面实在是太小了,商业大厦周围的业务往来是多,但是谁会能把宴请放在那么一家小饭店呢?等多就是路人甲,路人乙过来吃个十块、八块的家常菜而已。所以,一个月过后,亏了1.5万。


如此的黄金地段还赔钱,吴国强真慌了。1996年元旦,他去附近的娘娘庙抽签,结果是下下签,“流年诸事不顺。”


这不,春节刚过,店里面就来了5个北方的小伙,那伙人上来就要水饺,听说吴国强的店里没有,差点没把餐桌给掀了,“连水饺都没有,还开什么饭店!”


不过,生气归生气,却给了吴国强一个启发,“做本地家常菜,根本就竞争不过周围的餐馆,为什么不尝试做做水饺?”


于是,他在常州绕了一大圈,最后请来了一个东北大娘做大厨。1996年5月8日,吴国强的“大娘水饺”正式开业。


刚开始,吴国强追求的是北方水饺那种馅大皮薄,咬一口厚实又有韧劲的感觉,不过,好几个本地顾客抱怨,“饺子馅太干,一点也不清爽可口。”一想也是,南方人喜欢吃多汁的,于是,吴国强决定改良,“皮是北方的皮,馅就用南方馄饨的馅。”


这样一来,水饺就结合了南北的风味。此后,四个人分工明确,吴国强做馅,大娘擀皮和包饺子,雇的两个服务员,一个煮饺子,一个招呼客人。


结果第一天就卖了3斤多饺子,第二天卖了5斤多,一个月过后每天能卖掉30斤水饺。很快,周围2公里的邻居都知道商业大厦有家水饺非常好吃,中午开始出现排长队的现象。最多时候,会有50多人排队,把40平米的店里挤得水泄不通。


没有办法,吴国强就雇了2个人开展外送服务,“5斤以上免费送货上门”,店里的营业额和从一天200元多飞升到2000多元。


一看水饺生意有利可图,1998年五一,吴国强就跑到苏州开了一家分店。为保证质量,饺子的馅料还是由吴国强拌,经常是上午在常州拌,下午驱车2个小时,跑到去苏州拌。


一天两天可以,一家两家分店可以,但是一个月5家分店跑下来,吴国强就吃不消了,不但人廋了10多斤,好此次因为打瞌睡差点出车祸。更主要的是,生意一好,后厨的面积就要扩大,否则和面、做馅、包饺子的师傅根本摆弄不开。


于是,吴国强琢磨搞中央厨房,“从仓储、原料采购、初加工、蔬菜加工、荤菜加工、拌馅到配送都由中央厨房统一完成。”这回,一种馅里边放多少肉,多少盐,多少味精,一斤面粉里面放多少水,全部实行标准化。


分店只负责包饺子最后一道工序,就连饺子的大小都是有规定的,“6个饺子是120克,可以允许正负5克。”


1999年12月,吴国强走出江苏,到上海南京东路和南京步行街开出了2家店,2000年更是一口气开出了5家分店。


不过,上海人日子过得精细,对饭店的要求自然就高,“10分钟桌子还没擦干净,20分钟饺子还没端上来,客人就拂袖而去!”


所以,内部管理提到了议程。吴国强规定,员工必须在3分钟内把桌上清理掉,“从顾客点餐到食品上桌不能超过10分钟。”


为此,他特意成立了一支20多人的督察队伍,全方位“挑刺”。原材料是否达标?水电气是否浪费?产品质量是否稳定?这些都与店长的绩效挂钩。要是连续三个月出现问题,吴国强就要找其谈话了。


当然,有罚也会有奖。在节假日最忙的时候,吴国强会发出600元一天的敬业奖。包水饺的师傅,每次过生日的时候会收到专属蛋糕。公司每年还会选拔5到10名优秀员工,安排到国内外旅游。


如此这般,上海分店的营业额一路飙升,到了2001年,竟然同比增长了110%。



但是,饺子说到底还是水饺,很难满足来自全国各地顾客的需求。2002年,有顾客反映,“光吃饺子太单调”。


哪里有抱怨,哪里就有商机,于是吴国强为饺子专门搭配了饺子伴侣。


什么是饺子伴侣,就是牛杂汤和牛肉粉丝汤。选材也很讲究,牛肉选择青藏高原的耗牛,汤里富含人体所必需的多种微量元素,而且口味非常独特。


此后他开发出冷菜、面饭、汤煲、铁板、木桶、石锅等15个系列50多款产品。


上海人会算账啊,洋快餐吃一顿动辄就是七八十,而且油炸食品吃多了伤身体。而吴国强的水饺,人均消费也就20多块,关键是营养还均衡。


所以,短短半年,上海分店就创下了营业额达2000万的奇迹,最高峰的时候,一天的销售额超过17万。


到了2003年,吴国强的大娘水饺已经在江苏、上海、浙江等地开出50多家连锁,年营业额突破1个亿。


这个时候,吴国强觉得加盟时机已经成熟了。


“你投资,我经营,利润共享。”加盟商扮演的是投资者的角色,负责看好钱箱,而原料采购、员工招募、管理等一系列工作都是由总部完成。


加盟商承担房租和税收,总部承担原材料、水电费和员工工资,“利润三七分成。”


对加盟商而言,前期付出一点成本,换来的是持续稳定的收入来源。而对吴国强而言,利润共享的加盟方式减少了扩张带来的资金压力,同时也避免了盲目扩张带来的风险。


很快,吴国强在北京、兰州,深圳、广州,南昌、武汉等中心城市,一举开出了300多家连锁店。2004年12月,他更是走出国门,把大娘水饺开到了澳大利亚。


2005年,大娘水饺的营收达到3.5亿,3年后的2008年大娘水饺更是被列为北京奥运会推荐菜品。


经历了文学梦、做贴牌、开饭店的失意后,吴国强终于用水饺迎来了人生的巅峰!大娘水饺的门店超过500多家,一年卖出6亿只水饺。


不过,高潮过后却戛然而止。2013年12月,大娘水饺被欧洲最大的私募股权基金公司CVC收购,诸多隐情不得而知,就连吴国强也只能用“恨铁不成钢”表达内心的无奈。


2017年1月,CVC又把大娘水饺卖给了格林豪泰,命途多舛的大娘水饺未来之路仍是一个谜。那么,吴国强能否力挽狂澜,我们只能拭目以待了!



精彩人物


楼金张近东孙孟全万隆严琦张邦鑫罗康瑞王振滔杨勋产业经济学报名MBA报名



首页 - 硕士博士圈 的更多文章: